下载中心 快速入口
威尼斯app官方下载 > 媒体新闻 > 详情

昔炼钢铁今炼山 湖北林纸浆项目引发毁林隐忧

发布时间:2010-05-21     浏览量:733

    100万吨纸浆项目落户湖北黄冈、咸宁两地,引发民间持续经年的毁林举报,而昔日用于山地垒肥手段的炼山手段,更被怀疑用来作为摧毁原生林的快捷手段。

  “炼山”、砍树、剃光头

  要是天晴,雇工汪绪平多半就在山坡上挖树坑。两个月前,这里,红安县七里坪镇七家畈村,还是一片马尾松与杉树混杂的原生林。为了省钱赶工,造林老板让汪绪平上山放火,现在,满目都是被大火烧焦的残枝和黑土。

  经历过大炼钢铁那个疯狂年代的汪绪平,头一回听说“放火烧山”在林业系统还有一个专业说法——“炼山”,其实就是旧时一种广泛用于造林前快速清除原生植被的方式,既节约成本,还可垒肥。不过,汪绪平总是担心,火是急性子,搞不好会出乱子。

  今年3月16日上午,有人在红安县觅儿寺镇的山上放火“炼山”,险些殃及国家重点景点之一、武汉北部的木兰山景区。同一个月,周边的通山、通城两县,也开始炼山,结果火光冲天,火烧过了山界。媒体报道称,原计划烧毁山林约2000亩,火势连绵后,实际过火面积估计不低于万亩。后来,咸宁市森林防火办专门发文规定,未经许可,禁止一切炼山。

  红安和咸宁下辖的通山、通城都是湖北的山区县。从2008年开始,当地为了落实林浆纸项目原料基地,开始大面积造林。也是那年春节,在深圳打工的红安籍村民李清平回家发现,好生生的原生林全被砍倒,开始改种湿地松、鹅掌楸等速生林。一番调查后,忧心忡忡的他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有关黄冈红安毁林的帖子,附带着触目惊心的毁林照片。帖子很快引起了各方关注。

  现在,李清平怀疑,炼山垒肥的旧法被变相用作毁林的手段。

  被网友竞相罗列的毁林地还包括黄冈市下辖的罗田、英山、团风、浠水、武穴、蕲春、麻城等县,并且呈扩大态势,而斥责曼图和晨鸣纸业的声音,从未停止。

  李清平的叔叔,56岁的李星明做梦也没有想到,他们守了大半辈子的林子,到头来还是一棵棵的倒在外来者的利锯之下。只不过,他们自己不能砍。

  当他还是小青年时,乡镇干部就三天两头地在村里转,“现在封山育林了,山上的树一棵也不能砍。”那会就算起屋上梁要取材,也要提前向上面报批,否则违法。

  李星明是红安县觅儿寺镇李家畈村李家湾组的组长。他回忆,从去年腊月起,几个本地人不声不响地钻进密林中,专挑水桶粗的马尾松砍。不久,房前屋后三座大山先后响起大树倒下的声音。“封山至今三十多年,这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毁林,我们多次向县里反映,还是没人答复,后来,砍树的人说他们有证。”

  觅儿寺镇距红安县城半小时车程,丘陵地形,山多林密。2010年4月,记者在山上发现,满目尽是被剔除的残枝败叶,马尾松树干不知去向,数百棵被砍的树的地径超过30厘米。

  跟李星明一样难受的,还有县城北部七里坪镇七家畈村的百姓。当地村民也说,就在两个多月前,这一带上千亩茂密山林被剃成了光头。滚滚泥沙从山顶直扑下来,四座山头见不到一棵树,“那些挖好的树坑像不像一排排绽开的伤疤?”“早知如此,我们就是一棵棵砍,一根根偷,也不会等到现在让外面的人来一扫光了。”李星明说。

炼山过后的山梁,将是速生林的沃土,为未来的造纸产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原料。 (南方周末记者 吕宗恕/图)

  经济前景,政治任务?

  这一切被认为肇始于,湖北大规模上马千万亩林浆纸项目原料林的既定产业布局。

 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,十一五期间,国家相关部委批复湖北省上马100万吨纸浆项目。而黄冈市则根据自身山场面积大,苦于多年没有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动,林业效益低的现实,毅然决定引资上马50万吨林纸浆项目,这意味着在辖下红安等八个县市需匹配450万亩原料林基地。

  红安县林业局森林资源股干部罗锦称,根据上级要求,红安已圈定118万亩林地用于建设林浆纸项目原料林,每亩租金12.8元/年。罗并不认为被砍的山林是原生林、天然林,“严格的说,都是土壤厚度不低于40厘米,每亩蓄积木材量在2立方米以下的低产林。”不过,村民李星明觉得这是一个可笑的交易,按照现价,每立方米木材行情远不止12.8元,“这要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,谁会不想做?”“山顶戴帽,中间穿带,脚上穿靴”是林浆纸项目造林的要求,意思是山顶、山中间、山脚均要留住一定比例的原生林,不得一次剃成光头。然而,记者在七里坪镇七家畈村看到的,正是个个光头山,而且山下还有村民的水源地。

  按照李星明的算法,如果黄冈配套50万吨纸浆就需要450万亩原料林的话,那么湖北全省100万吨纸浆则至少需要匹配近千万亩原料林,而剩下的指标将由咸宁来完成。

  2010年5月10日,咸宁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高建军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截至目前,晨鸣纸业在该市共流转到100万亩林地(其中50万亩有林),还有185万亩是与农民合作的林地。

  两地累加,这就意味着,只要林浆纸项目继续推进,湖北至少七百万亩山林将改易速生树种,而其间被毁的原生林规模不得而知。

  早在1999年,国家林业局领导就明确要求,突出抓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,坚决停止长江、黄河中上游流域内的天然林砍伐。另外,国家还规定,禁止在严重缺水地区建设灌溉型造纸林基地,禁止砍伐天然林特别是热带雨林、季雨林营造大规模工业原料林基地。而2002年9月的《湖北日报》曾援引长江水利委员会有关人士的话说,咸宁等长江流域城市已进入严重缺水行列。但无论黄冈,还是咸宁,毁林现象一直被村民们坚持举报着。

  毁林背后的产业前景或是最大的诱惑。2008年4月,山东晨鸣纸业被引入咸宁,据《咸宁日报》报道,市领导称其为“一件大事、好事”,并号召“各级党委政府及各个部门将以一流的服务,一流的环境,举全市之力支持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顺利实施”。

  “更像是一场运动,就差没有全民动员了。”咸宁下辖嘉鱼县一位干部私下这样说,他们在各种场合被要求“统一思想,坚定必胜信心”。

  嘉鱼县其实并没有纳入咸宁林浆纸一体化的范围内,但沿江边滩或荒山废地也被要求广种造纸用的速生杨。早在1998年,一场特大洪水冲垮长江干堤簰洲湾段,小城嘉鱼因此全国闻名,出事前,破堤的堤防上就种植了成排意杨,现在嘉鱼域内,意杨几乎见缝插针。

  李星明的四处呼告,至今渺无结果,甚至连一个究竟造林规模几何的数据都难以触及,本报记者亦多次联系湖北省林业局,欲询问造林项目的具体进展,但每回均被“不便采访”。

  而相关企业却已经忙着澄清身份,“毁林的并不是晨鸣,现在的情况都是嫁祸于我们,事实是曼图公司。”4月29日,黄冈晨鸣公司有关人士对记者如此表示。而更早时候,黄冈市曾公开回应曼图公司毁林造林一事时称,到目前(2008年),“……没有砍伐一棵树。”

  看起来,那记者亲睹的被毁、被烧的千亩山林,连真正“凶手”都成了谜。

分享到:
版权所有:威尼斯app官方下载-澳门威尼斯app © 2019 FUJIAN LIGHT AND TEXTILE INDUSTRIAL (HOLDINGS) CO.,LTD
闽ICP备09053906号 网站支持:海西天成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